返回

玫瑰星雲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城市另一角,【花螺】西餐廳。

溫清和媽媽閔若嫻麵對麵,依著巨幅落地窗而坐。

午時陽光猛烈,店裡關閉了百葉窗,柔光照明,溫潤灑了她們一身。

兩個人都不喜涼,專門吩咐店員泡了熱茶,而茶葉,是溫清專門從公司帶出來的。

溫清給閔若嫻倒了茶,輕而緩慢地推到了她的麵前,麵上笑意盈盈,“媽媽,喝茶,您喜歡的鳳凰單叢。

閔若嫻抹了精緻蔻丹的手指貼向杯麪,許是因為燙,手指很快撤開。

溫清見狀:“小心燙。

閔若嫻臉上有笑容綻開,“還是清清細心孝順,唉,宛宛要是有你一半,我就不至於這麼愁。

溫清聞言,忽然陷入了沉默。

閔若嫻讀出了異常,輕聲問道,“乖寶怎麼了?心情不好嗎?”

溫清遲疑了片刻纔開口,“媽媽,我有點事兒想跟你說,但這是我的問題,您彆怪宛宛。

她估計什麼都不知道,隻當是在進行一項工作。

閔若嫻的目光滯了兩息,“恩,你說。

溫清將昨晚從齊若水那裡聽來的訊息同閔若嫻說了,從頭到尾都是輕柔的調子,影影綽綽之間,還藏了些對溫宛的歉疚。

這些,是溫清已經刻到了骨子中的行為模式,或許她自己都冇意識到,每當她想從溫宛那裡得到什麼,她都是以這種口氣向爸爸媽媽撒嬌賣乖。

而溫氏夫婦心疼她的“歉疚”,又當溫宛的不表達是不在意,次次都叫她給姐姐,並冇有什麼大不了不是嗎?

這一次,也冇有什麼不同。

閔若嫻幾乎一麵倒的偏向了溫清,她略有些不耐煩,全都是衝著溫宛去的,“這孩子就是魔怔了。

一個女孩子拍什麼親密戲,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很好玩嗎?媽媽是真搞不懂她在想什麼,家裡又不缺她那幾個錢,去那臟亂差的圈子鬨什麼?”

溫清:“可能喜歡?”

說罷,停了停,聲音糅了甜,愛嬌地哄著閔若嫻,“媽媽,彆氣了。

宛宛的電視劇我都看了,冇什麼親密鏡頭的。

這次可能是電影纔會這樣,而且現在她還冇拿到角色。

我隻是”

“我隻是想您和她說說,儘可能避開這種尷尬。

“正如您所說,宛宛她又不缺這個電影。

實在不行,家裡投資一部電影給她拍!”

越說,閔若嫻越覺得自家清寶懂事,當下就說,“這事兒媽媽知道了,週末宛宛也會回老宅吃飯,媽媽說說她!”

得到了媽媽的允諾,溫清不禁鬆了口氣,有些話她實在是不方便說,媽媽能幫她,實在是太好了。

隻是

提到老宅,溫清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媽媽,您可彆當著奶奶的麵,不然她又有話說了。

閔若嫻一聽這話就氣了,頭髮似乎都豎起了幾根,“讓她說去,宛宛現在成了這樣大半都是因為她。

許是覺得憤怒有失自己的身份,她壓了壓,重歸雲淡風輕,“你和商栩能成是大好事兒,媽媽會幫你的。

溫清笑著:“謝謝媽媽,就知道媽媽最疼清清了。

閔若嫻睨著她,似嗔怪地回了句,“這話可彆當著宛宛的麵說,她是個悶性子又不懂變通,冇準兒就當真了。

“媽媽就你們三個孩子,都愛,一碗水儘量端平。

---

星月點綴夜幕,微光籠著萬物,處處靜謐,散發著白日融融難尋的冷寂美感。

商栩從冰箱裡拿了支冰鎮純淨水,關箱門,倚在冰箱旁擰開了瓶蓋,正準備喝,不遠處茶幾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拎著水走近,先聽了,是霍星槐打來的,邀他今夜到【琴和】會所一聚。

商栩瞧著手機上的時間,22:45,笑著將冰涼的水飲了一半。

隨後擰緊放下,踱進衣帽間換衣服。

【琴和】會所離明泰小區不遠,十一點剛過,商栩便擱霍星槐麵前坐下了。

這次,他稍微穿出了點新意,慣常的黑t變成了白色,鬆鬆垮垮的,經柔和忽明忽暗的燈光一襯,整個人顯得矜貴又慵懶。

霍星槐淡淡一瞥,饒是做為導演見慣了顏值氣質驚豔的主兒,心神都在這一瞬給商栩刺了下,有細微波紋盪開。

他暗暗道了句:“妖孽!”

麵上,從冰桶裡抽了支紅酒遞了過去,是商栩喜歡的木銅,極為珍惜的年份。

商栩的目光從酒標上掃過,這才接了,熟練地開瓶,將酒倒入醒酒器中。

注意力隨即落了霍星槐一身,“怎麼?心情不好?”其實不用問商栩也看出來了,他們這位霍小爺這會兒心情不好,不然不會這個點叫他出來喝酒。

霍星槐是真藝術家,幾乎嚴苛地對待自己和自己的作品,這一點,在圈子裡已經不是秘密了。

果不其然,霍星槐低垂著眼睫應了聲,後續又沉默了。

商栩的目光停在他的長睫,須臾後,說出了一個人的名字,“因為薑姝?”

除了她,他想不到還有誰對霍星槐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不過也難怪,薑姝無名無份地跟了霍星槐七年,從十九歲到二十六歲,把女人至青澀和至璀璨都給了他。

似影子又似水,毫無保留,溫柔細緻。

霍星槐就算真是樽頑石,也該融化了。

事實也真融化了,隻是冇想到,七年,也熬乾了薑姝的愛情。

說走就走,任霍星槐再做什麼,她都不再正眼看他。

薑姝兩個字就要鑰匙,打開了藏在霍星槐心間的箱子,裡麵鎖著的全是他從不輕易示人的負麵情緒。

他倏地抬眸,緊盯著商栩,眼中佈滿猩紅,也不知道是喝得多了還是被憤怒與茫然熏的。

“她從冇和我說過她想要什麼?第一次說就離開,這對我公平嗎?”

“她到底在乾什麼?寧願在外麵為了一個小角色喝酒喝到吐,也不願意接受我的角色?”

“我不懂,我是真的不懂!”

在霍星槐眼裡他和薑姝就隻差一紙婚書了。

他雖未說過我愛你,但心裡早就認定了薑姝,從未想過會同她走散。

商栩從未想過自己有化身戀愛導師的一天,覺得眼下這場麵荒誕得緊,但霍星槐之於他是發小也是工作拍檔,完全漠視,於情於理他都做不到。

“星槐”略一沉吟,商栩低聲開口,“怎麼對女人,我的經驗值也是0,給不了你很好的建議,隻能通過我看過的那些劇本試著推衍女人的想法”

“過往薑姝不問,大機率是在等你說!她問和你主動說,在你看來可能是差不離,但對女人而言,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事實走向。

“你試著代入自己,你看上了一台車發瘋想要。

第一個月,你可能還惦記;第一年,你偶爾還會想起;那第七年呢”

商栩幾句話就驅散了霍星槐心間迷霧,薑姝的心路曆程漸漸清晰,人還是沉默,卻肉眼可見的鬆弛了些。

而這些,自然逃不過商栩的眼睛,嘴角有笑意溢位。

下一瞬,他俯身拿了醒酒器,親自給霍星槐斟了酒,酒香無聲漫開時,他又道,“給自己的女人下跪不丟人。

“錯過了薑姝,我想你再遇不到一個那樣愛你的女人了,而你的心,自此缺一塊。

“要是我,我會拿未來的七年去換她一個正眼。

霍星槐對上了商栩的視線,清幽澄明,他忽然意識到,冷倦散漫桀驁不馴或許隻是商栩演出來給人看的人設,真正的他,敏感通透,細膩又清醒。

正因為如此,他能共情很多人的人生,讓它們驚豔大熒幕。

這個念頭被霍星槐壓下時,有微淡的笑意自他的眼底暈開,“我知道了。

商栩對他的反應很滿意,拿了自己的酒杯和他的碰了下,伴著清脆的聲響,“我費了這麼多口舌,向你收些報酬不過分吧?”

霍星槐抿了口酒:“說。

商栩將早前碰到的事兒給霍星槐說了,末了,“應該是慣犯了,我要多些料,能夠錘死的。

霍星槐聽完笑開了,心中沉鬱暫時藏匿,“商少爺這是要整頓娛樂圈?”

商栩剛說的事兒在娛樂圈太常見了,常見到不論圈內圈外,聽到遇見到都是一笑而過,如山的潛規則,改變不了就隻能低頭。

商栩確實冇人敢動,但他不可能冇聽說過,當下這個反應,霍星槐難免覺得新鮮。

商栩凝著團在霍星槐眼底的那抹興味,忽然笑了,又野又痞:“整頓娛樂圈我冇興趣,但葉思捷和gygnus,我想和他們玩玩。

週末,溫宛難得冇有行程,然而她並未覺得開心。

晚一些要回老宅吃飯,可是除了奶奶和藍姨,她不想見其他任何人。

白日裡,她窩在小家裡,健身看劇本把時間安排得滿滿的,這般就冇空想些有的冇的,也確實有成效。

隻是,事情總有忙完的時候,而天色也終歸會暗下來。

煩躁朝她襲來,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樣。

等她的情緒靜了些,她發現自己在某個未知的時刻點開了同商栩的對話框。

“”幸好冇亂按些東西過去。

溫宛被這麼一嚇,心間沉鬱竟陡然間散了大半,覺得輕鬆之餘,一種彷彿百爪撓心的小心思再也壓不住--

她好想給學長髮條簡訊啊。

可是發什麼呢?發了的話,會不會唐突到他?

溫宛因忐忑而遲疑,當這種感覺為她所知時,她忍不住數落了自己幾句。

“溫宛,你也太冇用了吧?”

“又不是叫你撲倒他,一條簡訊而已,有必要這麼緊張嗎?”

“幾年了,隻見歲數長,膽子還是米粒小。

彆說,這麼一頓數落,溫宛生出了一腔孤勇,纖白的手指觸著手機螢幕,冇一會兒,就輸入了一排字,【學長,你煩躁的時候都是怎麼排解的?】

盯著這排字看了近一分鐘,溫宛覺得不能再這麼下去了,心一橫,按下了發送鍵。

然後,開始惴惴不安,就好像心被莫名的力量吊到了半空中,上不去也下不來。

好在,商栩並未叫她多等,片刻功夫就回了,【我冇有煩躁的時候。

溫宛:“”

不禁在心裡吐槽他:一句話就把天聊死了!她好不容易開的頭,下麵要怎麼樣聊下去?

無聲吐槽時,指尖惡狠狠地戳著那排字,就彷彿那是商栩的臉。

正戳得歡,對話框裡進新訊息了,定睛一看,商栩竟又發了一條,【怎麼了,遇到煩躁的事兒了?】

溫宛有點內疚了,在心裡和商栩說了聲對不起。

略一思忖,【恩,爸爸媽媽偏心,我不想回家!】她渾然不知,這行字像極了在撒嬌,向至親近的人。

商栩許是感覺到了,這回間隔了好一會兒纔回複,【我若是你,我就不回去。

實在避不開,就無視。

他們怎麼對你,你就怎麼對他們。

【會嗎?不會下次我教你。

這麼多的字,是商栩一個個打出來的,這人還怪有耐心的嘛!再腦補了下他教她無視人的畫麵,溫宛抑不住笑出聲,【好哇,你教教我!要收費麼?】

商栩:【要的。

等看看你的水平和資質,我再定價。

溫宛:【要是很笨的話,會很貴嗎?】

商栩:【總不會叫你傾家蕩產。

娛樂圈知名的印鈔機,也不至於這麼不經事兒吧?】

溫宛:【冇錯,溫小富婆說的就是我,學長隻管開價。

商栩:【那就先這麼說了。

溫宛:【好,拜!】

話題到這裡就結束了,過程順利又美妙,遠超溫宛想象。

她反覆地看著商栩的回覆,漸漸地,有了勇氣和支撐,“學長說得冇錯,無視就好。

隻要我不在意,誰也傷害不到我。

溫宛終是從沙發中起身,慢步踱往衣帽間。

再出來,換上了能讓自己舒適的襯衣和半身裙。

等上了車,她再次解鎖了手機,商栩竟又給她發了條資訊,【學我,擺爛之後無敵。

這人竟還知道擺爛?

溫宛又一次笑出聲,她發現自己過往對商栩的認知同他本人是有偏差的,可是她還是好喜歡,一樣能予她快樂和勇氣。

簡訊閒聊期間,商栩也在吃飯,和段琮瑋幾個一道。

剛開始他靜得很,結果吃到一半手機螢幕亮了,至此之後,他大半的注意力都給了手機,彷彿裡麵住了個妖媚惑人的小妖精,牢牢拽住他的神魂。

哥幾個盯他很久了,期間,還幾度交換了眼神。

等他又一次放下手機,段琮瑋作為急欲吃瓜團體代表,眼巴巴睇著商栩,言語間裹挾著好奇,“你這是在給人發資訊?還一發這麼多條!誰,這麼大的魅力?”他們不敢說商栩冇有給誰發過資訊,但持續時間這麼長的,絕對是頭一份,比千年鐵樹開花還要稀奇。

商栩頓了頓,抬眸,目光涼涼,將段琮瑋的臉攏入其中。

明明冇有接觸,段琮瑋的背脊卻陡然泛出涼,他禁不住縮了下。

意識到自己的反應,整個人炸開了。

主要丟不起那臉,這都多少年,還不能在商栩的氣場下保持絕對的淡定。

怕他嗎?怕毛線球啊?又有什麼可怕的?

“你啾我乾什麼?你冇人給人發簡訊?敢不敢給大夥兒看看!”

這話一出,商栩看他的眼神變了,就像是在看個傻子。

眼見著段琮瑋又要炸毛了,華俊和搶在他之前開口,清雋含笑,一看就是個好處的,“溫宛嗎?冇想到你們兩個還挺熟?外麵不是一直傳你們不和,要不是我太瞭解你,我都要信了。

笑麵虎和沖天炮的差距這時候就顯露出來了,連沖天炮本身經過這波,都忍不住在心裡為華姓男子瘋狂打call。

真的太能了,不服氣都不行。

數道目光鎖著商栩的臉,灼熱一片。

他根本無法忽視,而且鋪墊到這種程度,迴避和心虛無異。

這種事兒,是商栩不屑乾的。

不得不說,華俊和是相當的瞭解商栩。

幾句話便引出了真實答案,“是。

簡簡單單的一個漢字,催生出了段琮瑋最激烈的情緒,“臥槽,還真是!!小鳳凰牛批!”

一串嚷嚷後,他伸手拿起了商栩的手機,筆直地懟在了他的眼前,“來,給我也發幾條。

兄弟這麼些年了,都冇有拿簡訊聊過幾次天,這科學嗎?小鳳凰跟你認識才幾天,她有的待遇我憑什麼冇有?”

瘋得徹徹底底,隻得到了商栩不帶任何感情的一句,“我數到三”

冇說要乾什麼,就開始數了。

“三二”

還冇數到一,段琮瑋已經慫慫地扔了手機,撤回了自己的爪子。

這狗批瘋起來那是真瘋,萬一真折了他的爪子,傷經痛骨一百天,他虧大發了。

不過還是靠著一張嘴,維持著最後的傲氣,“每次都來這招,冇勁兒!”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