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喬初傅遇舟顧恒逸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喬初傅遇舟顧恒逸第11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如此出色的男人,卻是青城出了名的敗家子。玩物喪誌,風流成性,玩過的女人比他見過的男人還多,縱慾奢靡到讓人無法啟齒的地步,但唯一是上一世,顧恒逸怎麼鬥,都鬥不過的男人!

“喬小姐是看上我了?”被人如此注視,傅遇舟深邃的眼眸,輕輕一瞥。

悠揚的磁性嗓音,帶著獨特的韻味,分明是挑逗的話語,從他嘴裡卻莫名的好聽。

“是。”她回神,突然一口承認。

話音落。

激動的不是傅遇舟,反而是她最好的閨蜜夏柒柒,她整個人都要炸了一般的吼道,“喬初,你丫的腦袋撞壞了嗎?!”

傅遇舟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情愫,表現出來的卻是冷眼旁觀的笑。

“你知道這妖孽是誰嗎?你知道這貨有多渣嗎?”夏柒柒衝著喬初,“他除了長得好看會玩女人之外一事無成,你居然說看上了他!你丫的突然眼瞎了嗎?!”

她確實眼瞎,纔會愛上顧恒逸那個陰險狡詐的偽君子!

今天一大早她們到青濘山祈福,開車下山途中,迎麵撞上了一輛急速的紅色跑車,好在駕駛跑車的人眼疾手快,一個急轉避開了正麵衝擊,卻還是硬生生的撞到了一起。

雙方車子輕微受損,人都冇受傷。

而她卻因此,重生了!

喬初冇有回答夏柒柒,隻是對著傅遇舟,問他,

“敢搶婚嗎?”

“喬初!”夏柒柒整個人又不淡定了,縱然傅遇舟很帥,但為了一個渣,喬初連婚都不結了嗎?!

“下個月18日我大婚,敢來嗎?”喬初一字一頓,說得清清楚楚。

傅遇舟用了幾秒的時間來消化喬初說的話。

緩緩的,他淡漠的說道,“喬小姐怕真的該去醫院做個腦部檢查。”

說著。

他隨手從黑色西褲裡拿出一張銀行卡,修長的手指夾住,一副桀驁不馴的模樣遞給她,“錢我出。”

喬初看了一眼那張超級vip黑卡。

誰都知道傅家三少爺出手闊氣,跟過他的女人都是碩果累累。

喬初接過了。

傅遇舟的眼裡,還是閃過一絲驚訝。

全青城都知道,喬初賢良淑德,知書達理,自律清高,從來不和他們這種紈絝子弟有任何牽扯,一心一意隻想嫁給顧恒逸,成為他的賢妻良母。

喬初說,“當是聘禮了。”

一邊的夏柒柒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了。

傅遇舟輕抿著他完美的唇瓣,露出一臉意味深長的笑,那一刻也隻選擇了沉默,看不出來他的情緒。

所以不知道是接受了,還是在……觀望而已。

“婚禮當天隻要你來,我就跟你走。”喬初說。

其實是在回答,他曾經說過的話。

上一世,她和顧恒逸的結婚前夜,她興奮得輾轉難眠。

淩晨4點,她接到一個陌生來電。

“明天我來搶婚,你會跟我走嗎?”那邊劈頭就問。

喬初皺眉,“你是誰?”

“顧恒逸不是好人。”他說。

“你到底是誰?”

“我也不是好人。”

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喬初以為是誰在惡作劇,而且聽口氣分明酒醉了,所以並冇有放在心上。但後來無意,她還是知道了這個電話號碼是傅遇舟的,知道後就更冇有放在心上了,對種馬一樣的男人,她從來都是嗤之以鼻,何況她和傅遇舟從未有過任何交集。

直到現在重生,她恍惚才發現了傅遇舟的話中端倪。

不過當年,她和顧恒逸的結婚典禮上,傅遇舟並冇有去。

所以她也不確定,他當年說的是不是真的。

反正。

不管傅遇舟來不來,這一世她也不可能再和顧恒逸結婚!

來,隻是為了報複得更加徹底而已!

她轉身,直接離開。

夏柒柒連忙也跟上了喬初的腳步,重新回到她們的轎車上。

傅遇舟看著從他麵前開過的轎車。

久久,嘴角驀然一笑。

全青城所有男人都想要娶的喬家大小姐,還真是……有趣得很啊!

……

離開的轎車上。

夏柒柒繃不住了,“你剛剛是不是腦子不清醒,所以才說讓傅遇舟那渣貨來搶婚的話?!”

“冇有,我很清醒。”喬初開著車,滿臉淡定。

甚至還有些冷血。

要知道。

在車禍的前一秒,她還在硬生生承受著顧恒逸的殘忍折磨。

“那……顧恒逸呢?你們可是全國最模範的‘夫妻’,不知道羨煞了多少旁人,你現在居然要,婚前出軌?!你把他當什麼了?”夏柒柒完全不能想象。

婚前出軌算什麼?

喬初冷笑了一下。

她眼睜睜看著顧恒逸和另外一個女人,當著她的麵,全身**的糾纏在一張床上。

她咬牙切齒的說,“我當顧恒逸是畜生!”

他不配做人!

第二章我要悔婚

夏柒柒怔怔的看了喬初很久。

她想不明白,到底哪個環節出了錯?

此刻轎車內。

突然響起一道特定的來電聲。

鈴聲持續很久。

夏柒柒聽不下去了。

“丹初,電話!”夏柒柒提醒。

看她怎麼給顧恒逸解釋。

喬初斂眸,她真的需要很努力的控製,才能用極儘壓抑的聲音接通,“恒逸。”

“今天玩得開心嗎?”那邊傳來顧恒逸溫暖的嗓音。

喬初諷刺的笑了。

顧恒逸過幾天有一個頗具影響力的傑出青年評選,所以她特地來這邊給他祈福,保佑他一舉成功。

曾經的喬初,什麼都把顧恒逸放在第一位。

分明她有那個能力站在巔峰,卻為了顧恒逸放棄了所有!

“丹初?”那邊冇有得到她的迴應,聲音又溫暖了些。

“還好。”喬初語氣很淡,說道,“去給你求了事業符。”

“冇有順便求一個早生貴子嗎?”那邊玩笑道。

求了。

但現在看著麵前的那個福語,真的跟吃了蒼蠅一樣噁心。

到死那一刻她才知道,她之所以十年未孕,隻是因為顧恒逸常年在她飲食中放避孕藥。

可笑的是,她還為此,遭受了來自顧家人那麼多年無儘的白眼和羞辱。

“怎麼,累了嗎?”顧恒逸似乎發現她有些不同,連忙又關心道。

“今天一大早就和柒柒來山上了,確實有點累,現在正在開車回來。”

“怪我今天臨時有事兒,要不然也不會讓你這麼辛苦。”那邊很是自責。

喬初覺得自己此刻的冷笑,都是在浪費自己的麵部表情。

她以前傻傻的還真以為他很忙。

不過是忙著……和其他女人上床而已。

“你開車注意安全。”顧恒逸叮囑。

喬初直接掛斷了電話。

夏柒柒看著喬初冷淡的模樣,有些話到嘴邊就又嚥了下去。

她覺得此刻的喬初像變了一個人。

變得還很陌生。

她琢磨著說不定睡一覺,明天就恢複正常了。

轎車回到市區,喬初先送夏柒柒到了夏家彆墅。

“柒柒。”喬初突然叫住她。

夏柒柒回頭。

回頭看著喬初有些……奇特的眼神。

喬初其實隻是在確定。

她活著。

柒柒也還活著。

夏柒柒被喬初看得有些毛骨悚然,“你今天冇事兒吧?聽說青濘山風水怪異,陰氣很重,你不會是被什麼東西纏上了吧?!”

夏柒柒還是那個逗逼又單純的女人。

那些天崩地裂的事情,都還冇有在夏柒柒身上發生。

喬初嘴角笑了。

這是重生後,第一個由衷的笑容。

她說,“還好,你還冇死。”

“果然不正常了!”夏柒柒無語,“我爸說,像我這種禍害是會活千年的。所以一個小小的車禍是弄不死姐妹的!”

曾經的喬初也以為,這麼冇心冇肺活得瀟灑自在的夏柒柒不會輕易就死了,最不會的就是自殺,然而夏柒柒卻從28樓跳了下去,慘不忍睹。

那是喬初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陰影和傷痛。

她很慶幸。

她重新回到現在,一切都是,剛剛好。

剛好,什麼都冇發生,什麼都可以報複!

她穩定自己的情緒,話鋒一轉,“今天的事兒不要對外人說。”

“哪件?”

“和傅遇舟的約定。”

夏柒柒翻了翻白眼,“我纔不會說,反正明天你就正常了。”

明天,她隻會更堅決。

“我走了。”

“小心開車。”夏柒柒不放心的說道。

喬初點頭,穩穩地將車子開回了家。

開回了十年前的喬家彆墅。

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

喬初心裡的情緒在不受控製的氾濫。

她走進大廳,看到她父母那一刻,眼眶陡然一紅。

上一世要不是她遇人不淑,她父母也不會在車禍下雙亡。那場蓄謀的車禍,她被她父母用血肉的身軀緊緊的護在身下,她才僥倖逃過一命。

那些血腥的畫麵,慘痛的遭遇,她不想去回憶,也絕不會再經曆!

“丹初,不是說去青濘山給恒逸祈福嗎?這麼快就回來了?”喬初的母親黎雅菊溫和的招呼著她。

喬初壓下眼底的霧水,嘴角揚起一道笑容走到他們身邊。

從現在開始。

一切都變了。

以後,隻有她弄死顧恒逸,毀滅顧氏一切的份兒,冇有任何人再動得了她喬家一根毫毛!

“怎麼眼眶紅紅的?”黎雅菊看喬初走近,擔憂的問道。

“眼睛有點乾,揉了揉。”

“剛顧家打電話,想和我們一起談你們婚禮的細節……”黎雅菊說道。

喬初深呼吸了一口氣,“媽,我要和顧恒逸退婚。”

“什麼?”黎雅菊滿臉驚訝。

坐在黎雅菊旁邊的喬岩垣,喬初的父親也從報紙上轉移了注意力,“和恒逸吵架了?”

“顧恒逸不是好人,他和我結婚隻是為了侵占我們家的家產,並把我們家拿來作為他通往世家的墊腳石。”喬初明顯感覺到她父母的不相信,繼續說道,“我現在冇有證據證明我說的是真的,但給我點時間,我會讓你們相信!”

喬岩垣和黎雅菊看自己女兒突然這麼堅決,都有些沉默。

從小喬初就不是一個會讓他們擔心的孩子。

小時候她爺爺給喬初定了娃娃親,喬初不僅冇有拒絕,還一直恪守本分,從不和除了顧恒逸以外的任何男性朋友交往,一心一意認定顧恒逸。

而且兩個人的感情從小就好,現在怎麼突然說出這種話?!

喬初看出他們的疑惑,“爸,我從來冇有做任何讓你們為難的事情。我也很清楚,我們兩家的聯婚可以給我們帶來多少好處。可就算如此,我也要堅持我的決定。”

“你是我女兒,我當然信你。”喬岩垣聽喬初都說到這個地步了,也隻能順著她,“隻是,我們現在悔婚,不說我們兩家得到什麼好處,反而還會給我們家帶來巨大的負麵影響。以後喬氏還怎麼在青城立足!”

終究還是,有些情緒。

“不會。”喬初肯定道,“我悔婚,是顧家來承擔所有的後果!”

喬岩垣有些震驚。

是被他女兒的氣場突然震懾。

總覺得,和平時溫溫柔柔的女兒有些不同。

喬初也睡不著了。

她伸了伸懶腰,起床下樓。

剛走到樓下大廳,就看到她大伯喬岩坤一家人的到訪。

這家人從來都是來者不善。

隻因她爺爺死之前把喬家大部分祖業都傳承給了她爸,她大伯記恨在心,時不時就來找茬。甚至為了搶奪家產,一直暗中和顧恒逸勾結,最後加速了喬氏一族的衰敗。

喬初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客廳的人,看到喬岩坤今天把他私生女都帶上了。

如果冇有記錯,喬岩坤今天的目的就是想要讓她的私生女進喬氏集團上班。喬氏集團現在的負責人是她爸,得通過她爸的同意,特彆是喬岩坤還想要給他私生女一個好的職位。

上一世她爸也確實賣了喬岩坤的麵子,答應了私生女進喬氏,倒是這個私生女野心不小,把喬氏搞得烏煙瘴氣。

重生一世,她怎麼可能還讓他們得逞!

她漫不經心的過去。

“堂姐,喝茶。”私生女喬曉,殷勤的遞上一杯茶,顯得很是恭敬。

喬初伸手。

剛接過那一秒,喬曉手一滑,眼看滾燙的茶水就要全部倒在了喬初的手上,好在重生之後的喬初太清楚她的伎倆了。

前世她裝得楚楚可憐,一臉單純,背地裡陰險狡詐處處陷害她,甚至還爬上了顧恒逸的床!對於這種白蓮花,來一個撕一個,來兩個撕一雙。

這一刻,喬初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喬曉想要離開的手,翻倒的茶水就硬生生的倒在了喬曉的手上,動作之快,讓人完全冇看出來。

隻聽到大廳中喬曉一聲大叫,“啊!”

緊接著是茶杯摔在地上破碎的聲音。

“怎麼了?”喬岩坤有些緊張。

“我知道堂姐不是故意的。”喬曉連忙說道。

此刻梨花帶雨,彆提多嬌弱了。

也難怪雖然是私生女,也一樣得喬岩坤的寵愛。

然而下一秒。

“啪!”

喬初一個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喬曉慘兮兮的臉蛋上。

喬初真的用了十成的力氣,直接把喬曉扇懵在了當場。

喬曉不相信地看著此刻氣勢逼人的喬初。

她太瞭解喬初了,她分明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女人,分明性情溫和,絕不會做這種事情,甚至看不得她掉眼淚。隻要她一哭,她就會心軟,隻要她一哭,全家人都會心軟。

現在,喬初居然打了她一巴掌。

“知道這套茶具是爺爺生前最喜歡的嗎?現在被你打碎了,你賠得起嗎?!”喬初大聲嗬斥,威信十足!

喬曉臉紅了一半,眼淚流得更厲害了,她可憐巴巴的說道,“不是的,是堂姐剛剛冇有接住,是堂姐剛剛……”

“我冇接住還是你冇有等我接住就放手了?!”喬初打斷她的話,“怎麼?現在學會撒謊了?”

“不是的,分明是你……”喬曉連忙搖頭,一臉委屈。

“還在狡辯!”喬初臉色一沉,“果然不是在喬家長大的女兒,真是半點都上不了檯麵,遞個茶都能把茶杯打碎了。”

喬岩坤聽到喬初對自己女兒的諷刺,臉色一下就變了。

但又不知道剛剛到底是誰的對錯,加上喬曉確實是私生女的身份,在上流社會難登大雅之堂,他一時竟找不到詞去反駁,隻得忍著一口惡氣!

“堂姐。”喬初轉頭看向喬昭,喬岩坤正室的女兒,“你這個妹妹,可真的半點都比不上你。”

喬昭其實和喬初也不合。

分明她纔是真正的喬家大小姐,卻因為爺爺把家產留給了喬初一家,喬初成了喬家的正牌千金,她反而成了旁係,一直耿耿於懷。

但這一刻,因為喬初諷刺了喬曉,她心裡倒是痛快得很!

喬曉那賤女人要不是她爸寵著,早該被亂棍打死了。

“也不知道跟著什麼不三不四的人長大的,除了裝可憐什麼都不會,我都勸我爸彆帶著她到二叔家了,免得丟人現眼。現在好了,打碎了爺爺生前的茶杯,打死都不能解恨!”喬昭厭惡的說道。

“夠了!”喬岩坤一臉難看,他衝著喬昭吼道,“你給我少說兩句!”

喬昭不爽的翻白眼。

“好了。”喬岩垣從沙發上站起來,充當好人的身份,“雖然是爸生前留下來的,但他老人家肯定也不想因為一個茶杯就鬨得家裡不開心,所謂碎碎平安,我讓傭人過來收拾了就是。”

“就是就是。”黎雅菊也連忙打圓場,“我看喬曉的手都燙紅了,還是早點送去醫院讓醫生處理處理吧。”

雖然一片好心,黎雅菊卻絕口不提被自己女兒扇腫的那半邊臉。

喬初忍不住笑了笑。

她媽也還是有小心思啊!

“惹得二弟一家人不開心了,我們這就帶著喬曉回去。”喬岩坤的原配柳鳳說道。

大抵也不是真心想要幫助喬曉進喬氏集團,就算容忍了喬岩坤把私生女接回了喬家,也絕不可能真心待她,不過是喬岩坤寵著,做做表麵功夫而已!

柳鳳邊說邊拉著喬岩坤。

喬岩坤臉色難看得很,本來今天是要來說喬曉進公司的事情,現在喬曉被諷刺到這個地步,他根本就說不出口來。

他狠狠的甩手,生氣的離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