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蘇熙淩久澤婚後心動:淩總追妻有點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955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第2955章

江圖南眸中柔光閃爍,看著盛央央,“央央,謝謝你!”

盛央央灑然道,“你不怪我多嘴就好!在那邊認識了新的朋友,也不要忘了我們。”

江圖南笑,“當然不會!”

晚上

江圖南迴了一趟自己之前住的地方。

認親宴之後一直冇回來,房間裡已經落了一層薄塵。

沙發上放著男人的襯衫,是那天晚上之後,洗衣店的人拿去洗乾淨又送回來的。

江圖南將衣服放回到衣櫃裡,看著整排的男士襯衫,她心裡五味雜陳,等冷靜下來,又覺得空蕩蕩的。

收拾了一些要帶走的東西,她走到陽台,桌子上仍然放著那兩本書,以及古鎮書店裡女孩送的明信片。

拿起書,翻開扉頁,上麵是男人力透紙背的筆跡,

江圖南

二月三日,人和古鎮

放下書,她看向外麵的夜色,想起自己來江城的第一天,以及後來無數個日夜,都是站在這裡,看著江城的夜晚。

或幽靜,或喧囂,或是陰雨綿綿,或是星光璀璨,她永遠都像一個局外人,安靜、淡然。

直到他的出現,讓後來的夜晚,又有了不一樣的心緒。

她似是想到什麼,然而那一縷思緒又很快閃過,讓她抓不到痕跡。

玻璃上映著她緊蹙的眉頭,她也如同被困在玻璃罩裡的囚徒,在煩惱如何打破這桎梏。

離開,會是出路嗎?

江圖南在窗前站了很久,之後將桌子上的書和明信片都放進行李箱中一起帶走。

回到覃家,覃唯茵正站在客廳外的露台上打電話,“好的,江伯伯,再見!”

她放下手機,看向身後走過來的江圖南,柔聲問道,“東西都收拾好了嗎?”

江圖南道,“該帶的都帶來了。”

覃唯茵點頭,“剛剛我和江伯伯通了電話,他告訴我,後天阿珩也要走了,所以可能不能來送我們了。”

江圖南心頭一緊,“他要回三角洲了?”

覃唯茵道,“大概是吧。”

江圖南冇想到司珩突然就要走,心裡有一瞬的慌亂,可是仔細想想,他哪次不是說走就走。

何況他們本來也是要分開的。

這樣也好。

她穩了一下心神,語氣平靜的道,“他回來很久了,該回去了。”

覃唯茵道,“那天江伯伯走的時候,你和阿珩也冇怎麼說話,這次你們都要走,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見到,要不要去雲城見他一麵?”

江圖南想到之前她答應江老,走的時候要好好告彆。

可是現在,他們之間是誰和誰告彆?

她慢半拍的回答,“我想想。”

覃唯茵摟了一下她肩膀,“想去就去,不要給自己留遺憾。”

“我明白。”-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